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邓小南谈宋代士人文化生活

  (通讯员乘昕昕)7月9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邓小南在历史学院进行了题为《“游于艺”:宋代士人文化生活一瞥》的讲座,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王利华主持讲座。第五届中国史研习营23名学员、其他旁听同学一百余人参加。

  邓小南从谈起选题缘起,即宋时的雅与俗如何互动交流,并称这一题目受到台湾学者的启发。

  在解题过程中,邓小南教授:“游于艺”是宋代读书人涵泳于艺术体验当中的一种生活形态。这不仅是儒家传统理念的组成部分,也是历史上文化人群的一种生活方式、存在方式。而这次讲座的主题正是以宋代为例,观察士人的文化生活,从环境、氛围、相互活动、日常内容讨论士人生活。

  邓小南回顾了近代以来许多国学大师、历史研究者对宋代特征所做的概括性的结论。并最后概括到宋代是一个“生于忧患,长于忧患”的时代,也是中国历史上疆域最小的主要朝代。邓小南由竺可桢先生的理论引入,说明在宋代时期,气候转寒,温暖期变短,对于农业政权而言非常不利,黄河有数次较为严重的决口。之后,邓小南又对英国学者伊懋可“中古时期的经济革命”这一理论进行了说明,并认为,虽然国内外许多学者认为这一时期在中国发生了绿色革命、商业革命、货币革命、城市革命、科技革命等巨大变革,但邓小南并不赞同使用“革命”一词,认为经济政治的表现是逐渐累积而成的。

  她指出,宋代工商业的发展是一种大城市繁华,小城市兴旺的形态。当时的经济活动不仅仅服务于上层,而由此而引起的文化行为的变动也是令人瞩目的。宋代时的文人对于艺术的酷爱,对于“太平盛世”的渲染都出于无视内外环境压力与挑战的。帝国的辉煌与苍凉都集中在宋代。

  邓小南认为,应该对宋代历史有新的认识:宋代处于中国历史上重要的转型期,来自内部发展与周边的各种挑战,不是国力最强盛的时期,但在物质文化方面有重大成就,在制度方面有独到建树,对文明的发展有重大贡献与牵动。

  邓小南提到,宋代朝政“称得上是中国历代王朝中最开明的。”国内政治局面,稳定至上是宋代政治的核心目标。对于民间文化发展,经济事业,社会生活等方面,宋廷因仍自然趋势而未予过多干预。宋代文化环境相对宽松,士人群体活跃。大师、精英辈出,社会充满活力。“士以天下为己任”。

  随后,她再次点题,指出“游于艺”的“艺”,该解释为多方面的技艺才能,是士人浸润在环境中涵泳自己多方面的修养。而“游”,则是特定的文化活动方式,强调从容不迫、涵泳的一面。

  在儒家所强调的“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四点中,游于艺是前三者的体现方式。古人认为,关注六艺,心思则不会放荡邪僻。为人处世、活动方式可以通过这四者达到内外交相感应的程度。四者是彼此相依的存在状态,是当时士人的生活方式、交游方式、修养方式。游于艺具有整体性与实践性。

  邓小南提到,从唐到宋的变化是一种平民化、世俗化、人文化的变化。许多日本学者针对这种变化提出一些观察性的视角,十分具有启发性。

  宋时文学中心的下移,文学的全面繁荣。这种创作主体的改变,受众群体的改变都使当时的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唐朝追求风神情韵,宋时追求筋骨思理。宋代的士大夫无疑追求更为细致的文学感觉与表达形式。

  在宋代,雅与俗是相辅相成,雅俗兼备的。道理渗透在所有的事物中,礼不是高悬在天上的东西,而是在覆载之间。清绝雅致,隽永端庄。但俗与雅并非是不能兼容的,是可以适应不同需求的。

  因此,在宋代的多元环境中,所呈现的是“一体多面、雅俗相依”的文化状态。与此相关的“好学为先,游艺为美”所表现出的整体性与实践性是孔夫子教育弟子化育自己的重要原则。

  在提问时间中,一些同学针对近年来对宋代的评价问题,对宋代“重文轻武”的观点讨论,向邓教授提出了疑问,邓教授进行了详细的解释与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