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七十七天》:大场面更要配得上大格局

  说起在西藏雪域高原的骑行,人们会想到苍莽的雪山,会想到飘扬的经幡、一个个相隔甚远却同样回响着诵经声的城镇,也会想到沿途数不清的骑行者和磕着长头朝圣的善男信女。这片距离天空和阳光都更近的广阔土地时常会给我们一种想要飞奔着撒欢儿和呐喊的冲动,“自由”也成为了大家时常在此讨论的话题。对于无数在逼仄拥挤的城市中浑噩度日的人来说,西藏意味着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意味着诗和远方,它本身就代表了“文艺”两个字——在这样的前提下,以一次独自穿越羌塘无人区的冒险为题材的电影《七十七天》本应该轻易能博得影评人的好感,但事实上,这部影片的票房成绩虽然说得过去,并远胜于同期上映的《相爱相亲》,它的口碑却并未如意想中令人满意。上映至今,《七十七天》的网络评分为6.6分,不算很低,但也着实处于不好不坏的尴尬境地。

  首先,《七十七天》深入无人区取景是必须得到肯定的一点。在曾为《花样年华》、《长江图》等电影掌镜的李屏宾的镜头中,绝美浩瀚、色彩鲜丽的藏区自然风光在大银幕上得到了令人心折的呈现。影片运用了大量的远景,在远山前,在一望无际的湖泊上,男主人公杨柳松骑着车子缓缓驶过,不需只言片语,天地万物间,人的渺小变得如此得直观和可畏。《七十七天》在视觉上带给了观众足够的震撼,然而非常可惜的是,它也只做到了这些。作为一部还希望讲故事的电影,《七十七天》在剧情和人物的塑造上有着太多的硬伤。

  影片在开头将杨柳松设定为一个似乎没有清晰过去的人,这样的安排其实很有新意,毕竟身为观众的我们早就厌倦了坐在漆黑的影院里看无数受到失恋打击的人拖着行李去远方疗伤或猎艳。

  然而可惜的是,《七十七天》跳出了一个窠臼,却在同时给自己挖了一个更大的陷阱。且不谈在求生和历险方面,影片究竟存不存在缺陷,只拿贯穿始终的感情线来讲,在交谈时,杨柳松与客栈坐着轮椅的姑娘蓝天总是会毫无预警地跳出这样的对话:“你的梦想是什么”、“生来就是为了寻找自由”。类似的说教般的台词出现得过于频繁和刻意,以至于电影的精神内核变得空洞和华而不实,再搭配上杨柳松和蓝天之间看着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情戏,就更让所谓的“自由”、“梦想”的宏大主题变成了一个个喊得声嘶力竭的口号。

  杨柳松与蓝天相处的点滴,都以闪回的形式出现在前者的记忆里。两人相识不过数天,远观了一次雪山,眺望了一次星空,就成了生死相交的知己,甚至在数次陷入绝境和临死之时,杨柳松想的都只有这个在他生命中占比极小的女孩。或许他们的确在彼此的心中占有这样的分量,但无论是台词的斟酌还是情感的逐步推进,观众们都难以感觉到什么说服力。我们可以理解在这些天平淡的相处中,两个同样向往着高原雪山的人会渐生好感,但这种感情一下子发展为将要超越生死的绝爱,实在不符合大部分人的认知。最后,曾经说着要为“自由”和“梦想”穿越羌塘的杨柳松完全是为了爱情在挣扎求生,影片的基调从开篇就逐渐跌落,到了杨柳松临死时脑海中闪现的偶像剧般同看夜空的幻觉的部分,终于彻底掉进了小情小爱的漩涡,这也让《七十七天》和有着不少相似之处的《冈仁波齐》在最终呈现出来的境界上高下立判。

  可以看得出来,主创团队极力想让《七十七天》更加贴合年轻观众的口味,但就像一位本该看破沧桑的老僧被套上了一件花哨的公主裙,严肃的生死穿越搭上远不及这个层次的粗糙爱情,只让这部片子变得有点不伦不类。爱情是一种极为深沉广大的情感,也完全可以成为人的精神支撑,但如果要在电影中发挥足够大的力量,至少要和所占的剧情比重、内容深度相匹配。再者,人类的感情有很多种,非要把这个范畴局限在爱情上,本身也证明把控者的眼界不够宽广。

  正如有的网友认为,《七十七天》是“一场华丽的浪费”,影片的剧情的确没有跟上实景为它搭建起的宏大场面。结尾也颇让人觉得摸不着头脑,我们可以感受到导演想为它设定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但剪辑和人物交代的过分模糊,让电影突然又变成了类似广告和预告片的破碎片段。

  总的来说,《七十七天》的确暴露出了制作团队的青涩,大的场面缺失了和它相对应的大格局,是我觉得影片让人非常感到惋惜的一点。

  由此不难想到最近收视成绩并不十分理想的《猎场》。电视剧开播前勾勒了一个巨大的职场帝国,让观众对风云变幻的商业战场和激烈残酷的职业竞争充满了幻想,却在实际行动上用拖沓繁复、新欢旧爱的恋爱戏把宏大的主题解构成了家庭伦理剧,五十多集的电视剧播了快一半,主人公仍旧陷在情伤中一蹶不振,而他在“猎头”行业中的成长,并没有得到篇幅足够的展现,难怪有网友直接吐槽《猎场》应该改名“情场”。

  我们理解现在许多导演和编剧都力求让严肃的作品更容易普通观众的喜爱,但事实上,观众,尤其是在网络空间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远没有想象中那样“恋爱脑”。“爱情”这个被滥用到令人反感的主题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在什么作品中都横插一脚。(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