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追昆虫的人:昆虫之美哺育生活之美

  先是误打误撞,爬了一座行人罕至的山。山在富阳区常绿镇的黄弹村,沿村道上行,到满地爬藤让人不忍心再把车开过去时,眼前,是漫山遍野的黄蝴蝶。

  在“蝴蝶的天空”下,蹲下来打量一株草木的枝条,上面有蝴蝶的半生——有些还是丑丑的毛虫,有些结为饱满的虫蛹,有些刚刚蜕壳成蝶,有些正在追逐热恋,还有些冲进蜘蛛的网罗走向生命的终点。而它们的童年,在过去了的夏天。

  之后,在八卦田的荷塘边,我和一位80后妈妈青杨相约,聊了一个关于昆虫的天。

  作为大自然的组成,我们习惯于将自己“封存”在密闭的公寓。青杨却偏不,她执着于将自己的儿子,“放归”自然。所以,那个10岁的男孩无需上任何培训班,他的假期是在父母的陪伴下,行走于江南的竹林里、溪流边、草丛间,与昆虫相伴。

  对于同龄人的育儿焦虑,青杨并非全然不受影响,但她知道,童年转瞬即逝,知识的学习贯穿一生,不必急于一时。

  而走在傍晚的西湖边,草木间的虫鸣,高高低低,短短长长。常见父母带着不大不小的孩子,探寻着路灯下的草丛,那些鸣虫大概感觉到窸窣之声,暗中跳跃别处,沉默几秒,又鸣唱起来。灯光下的母子或者父子,再循着“歌声”找过去。

  可是,黄弹村的蝴蝶海洋里,我看到了生老病死的循环中,那些美的蜕变值得期待,那些蛛丝的束缚需要抗争。人生也是如此。

  在青杨的故事里,我读到一种勇敢的选择和目及长远的人生。她让昆虫走入一家人的生活,或者说,她的一家人就生活在昆虫的世界。

  此时,再去看专职昆虫推广人许鹏飞的日常——虫子就是他的生活。他不仅实现了对昆虫的无限靠近,展现那些惊艳的细节之美,还将自己对昆虫的熟稔告知更多的人。

  于是,这几年,我们看到,西湖边、公园里、小区的绿化带旁,更多人带着孩子走进昆虫的世界,探寻微观之美,将其作为童年最重要的能量储存之一。

  无论是青杨,还是许鹏飞,都带着幼时关于昆虫的记忆,走入成年,成就自己的社会身份。昆虫之美,其实一直在哺育着他们的生活之美。

  “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那一只促织,从《古诗十九首》里走出,在今日的西湖边,鸣唱如斯。

  可是,1500年后今天,我们如何才能感受一只虫子带来的诗意,不妨来读读我们与追昆虫的人的对话,以及他们与自然的对话。

  青杨 这位杭州妈妈,要把孩子“放归”自然:不读培训班,换了三所学校,假期用来捉虫子